葫芦兄弟第一部全集
   新聞快遞>>
天水:多措并舉 為高考保駕護航    【掃黑除惡進行時】關于敦促涉黑涉惡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主動交待問題的通告    【掃黑除惡進行時】天水市開展新一輪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集中宣傳    第四屆“中國天水·李杜詩歌節”天水實力作家改稿會舉辦    第四屆“中國天水·李杜詩歌節”天水實力作家改稿會側記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天水新聞>>大新聞
《尋找修獨庫公路犧牲的天水籍烈士親人》:烈士高建華的弟弟找到了
來源: 天天天水網    編輯: 張娟 2019-06-03 08:55:00 星期一     字體設置:

 

 《尋找修獨庫公路犧牲的兩名天水籍烈士親人》追蹤:

  烈士高建華的弟弟找到了

  和哥哥一起參軍 兩年后竟陰陽相隔

  □記者 余碧波

  5月26日20時,中央電視臺大型公益尋人節目《等著我》,播出了在新疆伊犁州尼勒克縣喬爾瑪烈士陵園守墓老兵陳俊貴,堅守了34年為犧牲的戰友守墓,還想為英勇犧牲的戰友尋找家人的求助心愿,而這100多名烈士中,有兩名天水籍烈士——高建華、王禳定,這期節日引起了廣大市民的關注,一時間,微信朋友圈都在轉發該消息,幫助烈士尋找家人。

  同事幫忙聯系到烈士弟弟

  5月30日下午,有網友在其朋友圈轉發了為天水籍烈士尋家人的消息,天水日報社要聞部主任李雅春一看到這條消息中烈士高建華的名字,馬上就想到自己初中同學高捷一家的情況。

  李主任告訴記者:“30多年前,我在武山上初中時有個同學叫高捷,他的哥哥就叫高建華。初中畢業后,高捷和他哥哥都去新疆當兵了,我也后來轉學到天水,和高捷再沒有見過面。后來聽說高捷的哥哥在新疆犧牲了,心里感到既吃驚又痛惜。”

  老兵陳俊貴為已故戰友尋家人的名單中,烈士高建華究竟是不是同學高捷的哥哥高建華呢?熱心的李雅春立刻給幾個同學一一打電話詢問高捷的聯系方式,以便進一步證實自己的猜測。幾經周折,當晚,李雅春得知了老同學高捷的聯系方式。撥通高捷的電話,經確認高捷的哥哥就是在新疆修筑獨庫公路時不幸犧牲的烈士高建華。

  “父親是位老革命,我和哥哥同時參軍”

  時間在沙漏的輪回中悄然流逝,花開花又謝,一年又一年,不管世事如何變遷,但不變得是哥哥穿軍裝的身影。

  5月31日,當記者來到烈士高建華的弟弟高捷位于麥積區道北的家中時,高捷正拿出用白色綢布包裹著的哥哥的遺像,眼圈泛紅,雙手微微顫抖,若有所思。這些照片是哥哥犧牲后部隊開追悼會時照的,33年來,這20張黑白照片跟隨他搬了好幾次家,但每次他都悉心保管,壓在衣柜的最底層,這是哥哥留給親人最后的念想。

  “哥哥比我大兩歲,初中畢業后在家待業兩年,后來,父親讓他去當兵,我聽到消息后,嚷嚷著也要去,父母只好讓我們同時去參軍。”高捷說。

  1983年10月,16歲的高捷和18歲的哥哥同時坐上了前往新疆的143次列車,光榮地參軍了,但兩人去了新疆的兩個不同地方。

  高捷的祖籍是江蘇南通,他的父親是位老革命,曾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在抗美援朝戰爭中負傷退役后,被安排在南通民政局上班,國家發出“支援大西北”的號召后,父親報名來到甘肅,在鐵路戰線上繼續為國家作貢獻。

  “在戰場上走出來的父親,經常給我們講革命英雄的故事,讓我們對革命英雄都充滿了深深的敬佩之情,當一名軍人,是我和哥哥從小的愿望。在我們臨出發前父親說,年輕人,就應該在部隊上鍛煉鍛煉,他的話一直激勵著我們。”

  經過在列車上幾天的顛簸,高捷終于來到新疆吐魯番地區的鄯善縣境內,他將在此下車,而哥哥還要繼續前行去烏魯木齊,再從烏魯木齊轉車去部隊所在的戈壁灘。

  “我和哥哥在鄯善車站分別前是半夜,哥哥抓著我的胳膊,眼里流著淚說,你要多保重,注意安全,我當時都不敢看他的眼睛。”33年過去了,當高捷憶起這一段時,依舊淚眼朦朧。

  兄弟兩人道別后,高捷在新疆第八航空學校第4訓練團服役,哥哥則坐了兩天的汽車才到達部隊,在駐地某部的汽車連里當汽車修理員,兩人很少見面,但是平時書信不斷,互報平安。

  “沒想到那次見面竟成了永別”

  1986年3月中旬,哥哥高建華回武山探親,返回部隊前給他發來電報說,171次列車幾號路過鄯善,讓他接車。

  高捷的兩個戰友聽說他要去接車,也要一起去,于是三人凌晨5點起床到馬路邊等車趕往車站,但沒有等到路過的車,于是三人跑步趕往30多公里遠的鄯善車站,趕到時是上午10點一刻,這時171次列車剛好開始檢票進站,于是他們急忙沖進站臺,尋找哥哥。

  “我正焦急地四處尋找哥哥時,遠遠看見有人在車尾提著包裹下車了,趕緊跑過去,一看正是哥哥,當時他臉色特別難看,嘴唇發青。原來哥哥擠在最后一節車廂燒鍋爐堆煤的空隙處整整兩天兩夜,吃不好睡不成加上吹風著涼,感冒嚴重發高燒了。我和戰友于是竭力勸說哥哥先治病,好了再走,可他堅持要去部隊,最后我們好說歹說,硬把他‘截’了下來。”

  高捷和戰友把哥哥高建華接到自己部隊后,帶他到部隊衛生所一量體溫,39度多,于是打針吃藥,暫時讓他住在了部隊招待所。第二天燒終于退了,他和戰友便帶哥哥在部隊的機場等地轉了轉,還借了一個120照相機拍了一些照片,沒想到,當時的膠片相機不太好,一卷膠卷只洗出來了三張相片,都是哥哥的單人相,也成了他生前最后一次照相。

  第三天,紀律性非常強的哥哥執意要走。無奈,高捷只能送哥哥坐上了回部隊的火車,自己依依不舍地也上了車,把哥哥送到鄯善的下一站大沿河車站。“我沒想到,那次竟是我和哥哥最后一次見面。”高捷擦著眼淚哽咽著說。

  20多天后,等相片洗了出來,高捷給哥哥把那三張照片以掛號信的形式寄了出去,但等了一天又一天,卻沒收到哥哥的回信。

  “平常我們兄弟經常寫信,而且很快都能收到彼此的回信,但那次不僅沒收到哥哥的回信,寄給家里的信也沒有任何回音,我感到有些不正常,但沒想到能出這事。”

  5月中旬,和高捷同在部隊的一個武山老鄉在散步時用試探性地口吻說:“如果咱們中的戰友或者親人,萬一要是有一個人不在了,你說人能不能承受得住?”高捷隨口就說:“那要是真發生了,你也得接受啊。”說完后他感覺不對,急忙抓住戰友問到底怎么回事,你實打實地說究竟誰不在了?那位戰友急忙掩飾,最后在高捷的逼問下把他帶到自己的宿舍,拿出了悼念武山戰友的一封信。

  “我看完才知道是悼念哥哥的,人整個蒙了,腦袋一片空白,倒在床上躺了整整兩天,我不相信我送走才一個多月的哥哥就這樣沒了。”

  “哥哥沒了,我要承擔照顧父母的責任”

  原來,4月初哥哥已經犧牲了,父母和周圍的戰友們都知道這一消息,因擔心高捷受到影響而瞞著他。

  在高捷得知哥哥犧牲的消息后,備受打擊悲痛難忍期間,部隊專門安排人給他做思想工作,問他有什么要求,他說要回家看父母,第二天,領導就把他送到了車站。

  “我一進家門,就看到母親躺在床上,原本堅強硬朗、久經戰場的父親也一下蒼老了許多,看到家里這種情況,我就想,哥哥不在了,就剩下我一個人了,我要承擔起照顧父母的責任。”返回部隊后,經過申請,部隊很快就給高捷提前辦理了復員手續,回到父母身邊。

  “部隊為哥哥等7人開了追悼會,之后又派人送來了哥哥的遺物,慰問了父母,但是中年喪子的悲痛擊垮了母親,她久臥不起;剛強的父親雖然心痛不已,但還是開導母親說:‘以前那么多犧牲了,你也要能想通。這么大一個國家,必須得有人出來作出犧牲啊!’”高捷說,父親的這番話也深深地震撼了他,哥哥生前嚴于律己、勇挑重擔、特別能吃苦的性格,也是深受父親的嚴格教育和熏陶而形成的。

  后來聽戰友們說,獨庫公路1983年8月基本建成通車,但由于工程沿途山勢險惡,2號隧道直至1988年底竣工。1986年4月7日,身為汽車連修理員的高建華與戰友在執行往玉希莫勒蓋大坂路段施工山上送料的任務后返回途中,汽車給迎面而來的推土機讓路,結果在雪山坡道上打滑無法前行,和哥哥在內的7個戰士就下車用手推車,突然這時山頭雪崩,7名戰士全部被大雪掩埋,英勇犧牲,僅有駕駛室內的司機被救了過來。

  “記得1985年有一次很好的機會可以讓哥哥回來,那時部隊精減整編,哥哥可以申請返鄉工作,但父親說:要當兵就要當圓滿,一切要以部隊為重,聽從部隊安排。于是哥哥選擇留在部隊,全力奮戰在筑路工程上,直至犧牲。”

  “哥哥的個頭有一米7左右,干事非常認真、踏實,他的身影一直出現在我的夢中……”高捷回憶道。

  “感謝陳俊貴老兵,過兩年將去看哥哥”

  5月26日,在朋友轉發的微信里,高捷也看到了為了當年的一份生死囑托,在天山堅守了34年為犧牲戰友守墓的陳俊貴老人。

  “我當時看了之后,非常震撼,也非常感謝那位老兵,是他日夜陪伴著與哥哥一樣犧牲的168名修路戰士,讓長眠在風雪天山的烈士們不再孤單。”

  自從哥哥犧牲后,高捷一直想去看看哥哥,但為了照顧父母,他的這個愿望一直沒有實現。

  “我父親2001年去世,2008年我把母親從武山接到了麥積區生活,現在她也已經85歲高齡了。”高捷告訴記者,自從哥哥去世后,母親的身體狀況就一直不好,根本不敢在她面前提哥哥及新疆當兵之類的話題,這些內容她一聽就眼淚嘩嘩地流,這次陳俊貴老兵尋找烈士親人的節目他都不敢讓母親看到,連同他接受我們的采訪,都是回避著母親,擔心對她的身體有傷害。“我現在在定西高鐵北站上班,調休的時候就回來照顧母親兩天,給她做飯、買藥,盡盡孝心,所以我盡量避免觸及她心里深處的痛點,以免情緒再受刺激加重病情。”

  高捷考慮到一去至少就得十多天,而母親的狀況讓他抽不開身,更不敢向母親言明此事,所以這個心愿在他心里默默藏了33年。他說,等再過幾年,條件允許了,他一定會去喬爾瑪烈士陵園看望哥哥,圓了這么多年的夢想。然后再當面感謝陳俊貴老人,感謝他這么多年如同親人一樣對哥哥等168名犧牲戰友的陪伴。

上一篇【甘肅日報】天水市開展新一輪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集中宣傳

我也來說兩句 查看評論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相關新聞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網www.fbupk.club版權所有,未經《天水日報》社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新聞熱線:0938-8390229 技術故障:0938-8217313 謠言舉報: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東路86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甘新辦 6201015 備案許可證編號:隴ICP備09002627號
技術維護與支持:天天天水網信息部

法律顧問:天水忠信律師事務所萬有太、職素芬
葫芦兄弟第一部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