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第一部全集
   新聞快遞>>
【掃黑除惡進行時】秦安“隴風一號”集中行動啟動    天水市氣象局發布高考天氣專題預報    天水市市場監管局 天水市消協發布端午節消費警示    天水召開全市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工作推進會議    天水市政府與深圳隴豐緣公司對接智能制造產業園項目合作事宜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天水新聞>>大新聞
《天水籍革命軍人親屬》追蹤:王禳定的親人找到了
來源: 天天天水網-天水日報    編輯: 張娟 2019-06-06 09:53:45 星期四     字體設置:

  

《尋找修獨庫公路犧牲的天水籍革命軍人親屬》追蹤:

  王禳定的親人找到了

  □天水日報記者 余碧波

  5月26日,央視《等著我》欄目播放了參與當年修獨庫公路的老兵陳俊貴,為犧牲的168名戰友苦苦守墓34載,如今他想為這些已故的戰友們尋找家人,其中包括天水籍革命軍人高建華、王禳定之事。6月1日、3日天水日報分別以 《尋找修獨庫公路犧牲的天水籍革命軍人親屬》 《高建華烈士的親人找到了》為題,對為修獨庫公路中獻出寶貴生命的革命軍人的感人事跡進行了報道,經過熱心讀者的幫助,幾經周折,記者聯系上了因公犧牲的革命軍人王禳定的親人。

  “那是個好娃娃,可惜走得太早了”

  6月5日一大早,記者從天水出發,在經過近三個小時的行程后,來到秦安縣王窯鎮小灣河村。

  “我們姐弟四人,姐姐是老大,犧牲的是我們的哥哥,我們倆排行老三、老四,當年,哥哥就是從這個門里走出去的,房子因年久失修,大部分已經坍塌,只剩下這一點了。”王金定指著村子中間一處坍塌的院落說。

  記者看到,這個曾經熱鬧的院落已不復存在,只有所剩無幾的坍塌房屋及土墻殘壁,院里雜草叢生,院中一棵老槐樹上掛著快要開敗的花。

  “那是個好娃娃,以前他家很困難,有時候端個碗就到我家里來吃,可惜走得太早了,這些年來,我還時不時想起他……”看到記者來訪,70歲的王淑巧老人說。

王禳定因公犧牲證明書

  在這個院落后面,是王來定的家,他從箱子里找到了哥哥的“革命軍人因公犧牲證明書”,證明書正面寫有“王禳定同志于一九八六年四月七日在新疆天山公路執行任務中,因雪崩遇難,不幸犧牲,特向各位親屬表示親切的慰問,望化悲痛為力量,為建設祖國和保衛祖國而努力奮斗。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政治部,一九八六年四月七日”

  “哥哥犧牲后,家里人都很悲痛,為避免母親受到更大的刺激,我們把他所有的東西都燒了,只留下這個證明書。”王金定擦拭著淚水說。

  “哥哥走時只帶了一大包書”

  王來定告訴記者,哥哥非常勤奮、從小學到高中都品學兼優,每次考試都是班里的前幾名。

弟弟王金定在哥哥生前居住的院落講述哥哥的故事

  “1980年,我和哥哥同時在秦安縣罐嶺初中上學,我讀初一,哥哥讀初三,當時我們倆在學校寄宿,經常等我一覺醒來,哥哥還在煤油燈下看書。”王來定說,1983年7月,哥哥在秦安縣西川中學讀高三,當時考的是文科,預選通過了,但高考時卻以幾分之差落榜。

  “成績出來后,哥哥的班主任和校長勸哥哥再補習一年,第二年肯定能考上,但那時由于家庭困難,哥哥很想復習,又怕給家里增添負擔而很為難,有一次,哥哥回家途中遇到征兵的同志,他想著當兵可以減輕負擔,就跑去體檢,一下子通過了。”王金定說。

  據兄弟二人回憶,哥哥走的前一天晚上,母親還給家人炒了白菜算是改善伙食,在吃飯的過程中,哥哥說他去部隊后還要考軍校,并鼓勵他們倆要好好學習。

  “哥哥走得時候,別的什么東西都沒帶,只把他上高中的書本裝了一大包,說他去部隊后,一定好好復習考軍校,那堅毅的眼神至今讓人難忘。”兄弟倆眼圈發紅地回憶。

  “還有7天就是考軍校的時間”

  哥哥到部隊后,每隔一個多月,就給家里來一封信報平安。

  “父母都不識字,那時我從學校回來就給父母念信,他曾在信中寫道,他在部隊當上了政治處報道員,還以第二名的成績考上了烏魯木齊一所學校的函授大專,他還在努力復習準備考取軍校,并要我們兄弟好好讀書考大學,報效祖國。”王來定說,在他哥哥當兵的兩年多時間里,由于家庭困難及部隊規定等原因,從來沒有回家探過親。在這期間,他曾讓戰友給家里捎過自己積攢的50元錢及一些葡萄干等新疆特產。

  “1986年3月,我們收到了哥哥的最后一封來信,說他快考軍校了,還說今年是他當兵的第三年,按照部隊規定,三年期滿就可以回家探親,今年年底,他就回家……”接到哥哥的來信后,全家人都沉浸在等候哥哥的喜悅中,但沒想到這竟是哥哥的最后一封信。

  1986年4月的一天,當時正在上高中的王來定和往常一樣周末回家,沒想到在村邊被一位堂叔攔住,堂叔面色沉重地告訴他哥哥犧牲的消息。

  “我當時腦袋‘轟’地響了一聲,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哥哥說他年底就回家了,怎么可能人一下子就沒了……”王來定沉痛地回憶道,哥哥犧牲后沒多久,生前所在部隊派人來家里慰問父母,擔心父母會受到刺激,還專門帶著醫生一同前來,父親擔心母親受不了,把慰問的人領到別人家里說了這事。他后來聽哥哥的戰友說,哥哥出事時,距離他考軍校只有7天時間。

  “母親生哥哥時快40歲了,對哥哥非常嬌慣。”王來定說,雖然大家都極力向母親隱瞞哥哥犧牲的消息,但一個多月后,如期沒收到哥哥來信、再加上有人不小心在母親面前說漏了嘴,得知哥哥犧牲,母親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刺激,1994年,帶著對哥哥的無限思念,離開了人世。2004年,父親也離開人間。

  “哥哥犧牲后的這33年,我們兄弟一直想去新疆看看哥哥,但因家庭困難一直沒有去成,等再過幾年,家里條件好轉后,我們一定會去看他,好好陪他說說話。”采訪結束時,兄弟倆說。

上一篇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于加強當代全球戰略穩定的聯合聲明(全文)

我也來說兩句 查看評論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相關新聞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網www.fbupk.club版權所有,未經《天水日報》社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新聞熱線:0938-8390229 技術故障:0938-8217313 謠言舉報: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東路86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甘新辦 6201015 備案許可證編號:隴ICP備09002627號
技術維護與支持:天天天水網信息部

法律顧問:天水忠信律師事務所萬有太、職素芬
葫芦兄弟第一部全集